楊櫟。資料圖
  悲痛難掩,哀樂低回……
  一批又一批的警察,有生前的老上級、老同事;逾百位警校同學,趕來弔唁;更有不少聞訊趕來的普通群眾,抹著眼淚,泣不成聲。
  11月11日,邯鄲市殯儀館,楊櫟遺體告別儀式在凝重和悲痛中進行。
  楊櫟是邯鄲市公安局峰煤分局黨委委員、政工監督室主任,11月5日至8日晚,他四天三夜連續奮戰辦案一線,最後連續工作37個小時不眠不休,因勞累過度於8日19時30許突發心臟病,經近15個小時的搶救,不幸殉職,終年48歲。傾情警營28年,楊櫟就這樣突然間地離開了他熱愛的崗位,離開了他親密的戰友,離開了他的父母和妻兒。
  再不見忙碌身影
  楊櫟生前在邯鄲市公安局峰煤分局任職。從1986年警校畢業到此任職,一干就是28年。這兒出產煤炭,他的家人大都在峰峰。腳踩熱土,楊櫟打心裡有種敬畏。對於礦區的長輩晚輩,他的心裡覺得近乎,“不止是鄉親,都是自家人”。
  11月12日,楊櫟離世的第三天。同事打開楊櫟的辦公室,狹小空間簡陋非常。
  書桌上整齊地放著文件,沒有綠植和標語,整個房間甚至找不到楊櫟一張照片。書櫃背後放著單人床,被褥沒有動。楊櫟最後的工作時間表上,日誌永遠停留在11月8日這一天,案件研判、調查取證……文字乾凈,尤見書寫之人用心。
  作為陪伴其最後時光的幾位同事,他們仍然覺得,推開門,就能看到楊櫟還坐在桌前招呼大家的音容笑貌。但只有空蕩盪的凳子無聲傾訴:楊櫟再也回不來了。
  生命閃亮最後時刻
  作為峰煤分局黨委委員、政工監督室主任,楊櫟分包羊東派出所。因為歷史遺留問題,轄區羊東礦不久前發生圍堵運煤鐵路的案件,引起上級重視。
  11月5日10時40分,楊櫟來到羊東礦協調查處此案,協同有關方面負責人開會直至14時多。隨後,簡單吃點飯,繼續研究案卷,分析案情。
  6日一早,研究案件定性、立案以及相關法律程序及手續,最終確定主要犯罪嫌疑人,並指導辦理法律手續;專案組成立,楊櫟任副組長,他組織劃分5個小組,確定抓捕計劃,明確任務。
  7日清晨6時30分向局長彙報工作,組織抓捕動員,會後即開始行動。中午無暇吃法,13時19分許,抓獲4名嫌犯。30分鐘後,5名嫌犯全部到案。隨即,小組審訊開始。天色漸暗,辦理刑拘手續,直至20時許,審訊完畢。
  這是最忙碌的一天,審訊完畢就要押送看守所……與相關方面溝通協調案件進展,直至8日凌晨1時。楊櫟整晚沒睡,溝通協調、指揮調度,片刻未停。
  8日,繼續安排部署下一步工作。外圍材料整理、取證,安排提審及相關事宜。8日19時30分,在返回邯鄲的路上,楊櫟胸口一陣絞痛,心臟病突發,緊急送醫。
  搶救了近15個小時,11月9日10時30分,楊櫟不幸殉職。
  在他們眼中,心裡
  在羊東礦副書記姚有鵬印象里,楊櫟總是風風火火的,做事果斷幹練,從不拖泥帶水,“投入工作的忘我精神,讓人感動。”
  據其介紹,此番辦案,專案指揮部明確羊東礦在招待所騰出兩間房屋作為臨時休息用,但楊櫟4個晝夜沒有在房間休息一分鐘,特別是11月7日這天,指揮部下達抓捕命令後,已經是下午1點多了,飯已經安排好,但楊櫟提出吃飯怕耽誤時間,影響案件推進……
  記者採訪中,無論老領導還是現在的同事,大家評價楊櫟的作風幾乎都用到一個詞:勤懇。
  楊櫟犧牲後,生前領導、同事、朋友紛紛前往悼念、慰問,“請安息吧,我的好戰友!”
  不少得知消息的轄區群眾自發趕至殯儀館,飽含熱淚地送他最後一程。
  追憶
  楊櫟印象
  渾身帶著正能量
  1986年9月,楊櫟警校畢業,來到峰峰礦務局公安處(現峰煤分局)。
  張雙英是他的老上級,已退休多年。她清楚地記得,第一次看到楊櫟,就覺得小伙子頗有股精氣神兒,言語談吐,用今天的話講,渾身帶著“正能量”。
  這個年輕人不怕苦,不怕累,什麼事都搶著做,安全防範,偵查破案,總是衝鋒在前。
  張雙英說,特別是在偵破刑事案件、抓捕犯罪嫌疑人時,楊櫟身上那股子正氣凜然,給人印象深刻。
  例如,“張俊然殺人案”,案件在峰峰關註度高,為抓獲嫌犯,楊櫟帶領民警在邯鄲蹲守足足6天,而後又奔波於磁縣岳城水庫等地調查取證,其間艱辛之難,皆是楊櫟帶頭默默承受。
  “楊百度”與“楊三本”
  楊櫟既是一名儒將,又是一員虎將。辦案,不管是治安案件,還是刑事案件,他辦的案件沒有退回的。而作為一名政工監督室主任,就頗顯儒雅風範了,同事戲稱他“楊百度”,有什麼不知道或不懂的問題,都願意去請教他。尤其是法律、時事方面,他總是不厭其煩地講解。
  他還有一個“楊三本”的雅稱。作為分局黨委委員、政工監督室主任,局裡每次召開黨委會或領導碰頭會,他都會提出很多工作上的事情交會議研究解決。聯想到電視劇《宰相劉羅鍋》里,劉羅鍋每日上朝奏三本議政獲名“劉三本”的故事,同事們也給楊櫟起了個雅稱———“楊三本”。
  而楊櫟對幹警的關心,在平日嚴厲的外表下有一顆火熱的心。誰得了什麼病,在哪裡住院,有什麼困難,他心有一本賬:為職工高連勇爭取工亡待遇、幫因公犧牲民警石寶金女兒解決就業問題、徹夜安撫因工作出現失誤產生心理負擔的下屬……
  白髮人送黑髮人
  父母年逾八旬,家務全靠妻子,而女兒還在求學。
  楊櫟離世的消息,現在還沒有告訴他的老父親。老人一向教子甚嚴,現在眼睛不好,但凡父子相談,總不忘叮囑要對得起警徽。如今,白髮人送黑髮人,擔心老人承受不住。
  出殯那天,老母親堅持要送送兒子,老淚縱橫,悲痛中長喊一聲:“楊櫟……你可要走好啊!”
  99元的旅游
  楊櫟生前生活節儉,手機是花了一二百元買的,用了很長時間依然不捨得換。國慶節前,他和愛人每人花了99元,跟著旅游團去了趟河南,回來之後,拉著同事一直講“祖國山河壯麗”。“他極少出去旅游,工作忙是個因素,還有一個是不捨得花錢。”王躍中副局長說,幾個月前,楊櫟還給他說,我家沒車,你剛買了車,等忙完這陣兒,蹭你車出去轉轉,沒想到這個願望竟成了遺願。
  說到這兒,王躍中止不住眼圈通紅,淚水打轉。
  特寫
  楊櫟和他的“窮哥們”
  峰峰礦區新坡鎮後南臺村年近七旬的殘疾人王振然怎麼也不敢相信,楊櫟兄弟就這麼沒了。20年前,他擺攤修鞋,碰巧楊櫟去修鞋,自此結下緣分。王振然長子王大國說:“如果當初不認識楊叔叔,就沒有我們一家的現在……”
  修鞋認識了“窮哥們”
  王振然家裡7個子女,生活極其困難。修完鞋,楊櫟買了米,來到老王家裡。看到家裡揭不開鍋,楊櫟心酸直流淚。楊櫟說:“老王哥,以後生活有啥難處就找我。”
  只要有時間,楊櫟就到王家做些力所能及的事,“每次來都不空手,總會帶來衣服、米面等等。”而王振然,遇到難事、急事,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找楊櫟。
  1994年,王大國找楊櫟談心,他鼓勵大國去當兵。年底,王大國入伍。在部隊,大國通過書信給楊櫟彙報思想,楊櫟則是每信必回,“回信都是好幾頁紙,看出楊叔特別用心。”
  王大國深受鼓舞,寫入黨申請書,第二年被黨組織批准成為一名共產黨員,榮獲兩次個人三等功,成為二級士官。1998年,作為長子的王大國,為挑起家庭重擔,退伍回家。回來後,還是找楊叔幫忙做起建材生意,門市越做越大。
  非親非故一家親
  1996年,楊櫟在新聞中看到國家支持農村搞養殖業,便告訴王振然並幫助他乾起養牛。王家生活漸有起色。
  老王的三兒子王大雷,2001年,高中畢業考上大學,卻含著淚偷偷把通知書撕了,因為這個家負擔不起學費。
  楊櫟知道後,多次找大雷,鼓勵他去上大學,學費不用擔心。但大雷執意不肯。想到大雷學習優秀,在家務農等於耽誤了前程,於是楊櫟鼓勵他去當兵。年底,王大雷和哥哥一樣成為一名解放軍戰士。王大雷非常爭氣,第二年,以北京軍區196旅第二名的好成績,順利考入某軍校,去年還參加中國赴利比裡亞維和部隊。
  還有王家的老四、老五,初中畢業後,都是楊櫟主動幫助他們聯繫學習技術。
  楊櫟辭世,王振然一家非常突然,王大國也是碰巧聽人說才知道。和其他群眾一樣,他去殯儀館看了楊櫟最後一面。王家遺憾的是,這麼多年竟不知道“恩人”楊櫟的家在哪兒,也未及說句“保重身體”這種體己話。
編輯:SN098
創作者介紹

酒店經紀

qv68qvdvp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